育碧两个月后就开始算账了

育碧两个月后就开始算账了

今年夏天伊始,当世界从多重危机中复苏时,电子游戏中发生了一些不寻常和重要的事情。它从一条推特开始,然后是另一条推特,一条接一条,因为大多数人都是女性,开始对育碧的性骚扰、虐待和其他不当行为发表意见。

随后是推荐信,然后用英语和法语报道,这是这家总部位于巴黎的出版商的母语,该出版商拥有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些视频游戏专营权。有关不当行为的报道可以追溯到数年前,遍布该公司在全球的工作室,并达到其最高权力水平。

“我们中的很多人都在等待这一时刻的到来,已经等了好几年了,”一位前育碧开发者最近告诉Kotaku,当时我们正在与受育碧影响的开发者和其他人谈论过去七周的情况。

消息人士回忆说:“至少有一个人站出来说,‘嘿,我和这个人有问题,这个人在育碧工作。’。“后来很多人觉得说出来更安全。”

随后是谴责、辞职和誓言要做得更好。头滚来滚去。或者至少他们中的一些人做到了。

该公司负责监督所有游戏开发的资深首席创意官谢尔盖·哈斯科(Serge Hascoët)辞职,此前有大量指控称,哈斯科ët也一直在监督公司总部性别歧视和骚扰气氛的发展。

该公司全球人力资源主管塞西尔科内特(Cécilecornet)在有报道称,人力资源部门普遍存在不信任感,而且过去曾处理过有关性骚扰和不当行为的投诉后,辞去了这一职务。她主管的部门接受了外部机构的审计。

而育碧CEO Yves Guillemot称,育碧的集中编辑组负责制定关键的游戏开发决策,此前由7名白人组成,现在将“修改”。此前,该组织一名成员辞职,另一名成员离职,两人都被指控行为不端。

从这些方面来看,这一时刻似乎具有变革性。

但在其他方面,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育碧在7月12日举行的夏季大型游戏展示会上选择了完全不提丑闻,甚至道歉。据SuperData研究集团统计,该展会的平均观众人数刚刚超过100万。从那时起,该公司的社交媒体渠道就充斥着对其即将发布的《远非6》和《看门狗:军团》等主要版本的营销。这些游戏仍在被炒作,虽然粉丝们对它们有数百个问题,但在预告片或预购链接的评论中,很少有(如果有的话)是关于制作这些游戏的工作室存在深层次、系统性问题的指控。

从这场清算开始到现在已经七个星期了。在此期间,Kotaku一直在与数十名育碧现任和前任员工以及其他受育碧影响的员工交谈和倾听,他们都有故事要讲。他们现在正在估量它带来了什么好处,出了什么差错,还有什么需要做。(任何留在育碧的人都无权谈论公司,因此他们与Kotaku进行了匿名交谈。其他已经离开或一直是局外人的人出于对骚扰的担心,也要求不要使用他们的名字。)

在育碧及其周边地区,受公司权势人物行为影响的开发人员的情绪喜忧参半。一些人对育碧花了这么长时间来解决这些问题感到沮丧。一位现任育碧软件开发商表示:“当7月初有关指控开始增多时,我们的内部通信平台上充斥着愤怒和悲伤,并要求做出改变。”。“就我个人而言,我对高级人力资源部和其他领导层感到非常愤怒,因为他们首先会让这种文化持续下去。”

一些人感到尴尬,彻底士气低落。一位现任开发商说:“我对这一点非常厌倦,无论他们做什么,对我来说都像是在说空话。”。“我一直在为那些与我直接共事的优秀人士做我的工作,但我真的不再对[首席执行官]伊夫(Yves[Guillemot]、育碧、高级领导层或我的项目忠诚了。太糟糕了。我以前真的很喜欢这份工作。”

其他人则希望事态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但仍对过早宣布胜利持谨慎态度。一位现任员工说:“我认为目前最大的危险是重新陷入自满的风险。”。“目前的热度已经过去了一些,但仍需要进行重大变革。”

大约一周前,Kotaku向育碧发送了一份详细的问题清单,内容涉及自6月底以来出现的指控,以及该公司计划解决员工对性别歧视、骚扰和不当行为的担忧。育碧的一位发言人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回应说:“我们致力于创造一种模范文化,让每个人都感到受到重视和尊重。”。“我们知道我们正处于一个漫长旅程的开端,但我们决心实施必要的变革,使育碧成为一个更好的工作场所。整个公司都围绕这一雄心壮志而动员起来。Yves Guillemot在过去几周所采取的一整套举措和决策证明了他改善公司工作场所文化的决心。”

在人们开始发表意见后不久,吉尔莫宣布了一系列举措,以解决公众和内部关于系统性虐待的报告,而不仅仅是几次高调辞职,其中包括对育碧人力资源实践的审计,一个研究公司职场文化改革的工作组,以及对许多被公开指控行为不端者的调查。

“这给了我希望,”一位现在的开发人员谈到这些变化时说。“但我的一部分仍然担心伊夫是否知道这件事很多年了。”

育碧最近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更大的MeToo运动的一部分,旨在唤起游戏行业和周边文化中的不当行为。6月下旬,在过去滥用游戏的事件被叫停的基础上,big Twitch streamers被追究了责任,紧随其后的是资深游戏开发商和专业电子竞技玩家。

早些时候,人们也开始谈论育碧的男性。

6月21日,一位名叫丹尼的流光人物在推特上说,《刺客信条》的创意总监阿什拉夫·伊斯梅尔谎称自己单身,以诱骗她谈恋爱。伊斯梅尔很快宣布,他将辞去在游戏中的角色,处理个人事务。其他女性也通过社交媒体站出来,引用伊斯梅尔的经历,她们认为这是创意总监利用自己在公司和行业中的地位,在虚假的借口下追求与女性的浪漫关系模式的一部分。(伊斯梅尔没有回应置评请求)育碧昨日通过其内部通信网络Mana宣布,根据Kotaku获得的消息副本,伊斯梅尔在外部公司调查后被解雇。

6月22日,最近在《看门狗:军团》(watchdogs:Legion)工作的营销经理安德里安•格比尼吉(Andrien Gbinigie)被控性骚扰和强奸,他在一篇现已被删除的媒体帖子中予以否认。在一家游戏营销公司工作的凯瑟琳·约翰斯顿(Kathryn Johnston)在推特(Twitter)上说,在2014年的PAX大会上,格比尼强迫她和他一起去一个酒店房间,在那里他强迫自己爱上了她。约翰斯顿和格比尼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Gbinigie此后在育碧的位置一直不明朗。当Kotaku向育碧提交了几名被指控行为不端的员工的名字时,他们证实了其中一些人被解雇或辞职。他们没有对格比尼吉这样做,并指出,“我们不能对个别指控或正在进行的调查发表评论。”)

在Gbinigie报告发布后,针对该公司其他人的指控开始充斥社交媒体,其中一些附有公开姓名,另一些匿名分享。育碧是一家拥有18000名员工的全球性公司,有关不当行为的报道遍布全球。

6月下旬,瑞典育碧公司(Ubisoft Massive)的一名经理被指控在工作时间滥用职权捕食该公司的一名实习生,并被指控对她进行性侵犯。两位消息人士告诉Kotaku,这位经理是Massive的现任消费者体验总监Antoine Emond,在调查指控期间,他已经被放了行政假。埃蒙德没有回应多个置评请求。当被问及对Emond的指控时,育碧的一位发言人说:“我们不能就个别指控或正在进行的调查发表评论。”

育碧的瑞典工作室是该公司制作部门游戏的地方,并正在制作一款与詹姆斯·卡梅隆的《阿凡达》电影相关的游戏。远在半个世界之外的是育碧新加坡,这家工作室贡献了《刺客信条》特许经营权的大部分,正在制作一款名为《骷髅与骨头》的海盗船战斗游戏。

7月6日,一名匿名人士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官网私语网发帖称,育碧新加坡一名员工据称曾试图向他们施压,要求他们在申请过程中提供帮助,让他们在该工作室实习。

7月24日,一个被认为是同一个匿名者的后续帖子要求在不透露身份的情况下报告所发生的事情。新加坡演播室的一位人力资源代表评论说,鼓励员工接触WorkWellAssociates,这是一家专门从事工作场所骚扰和不当行为调查的咨询机构。当Kotaku问及此事时,育碧的一位代表表示:“我们致力于调查每一份不当行为报告,并根据调查结果迅速采取适当行动。”

育碧(Ubisoft)位于北卡罗来纳州的客户关系中心(Customer Relationship Center)的一位前员工告诉Kotaku,去年,她提交了多份来自经理的骚扰报告,其中包括性别歧视言论、对女性身体的图形描述,以及一次骚扰者将强奸描述为“没那么糟糕,可能会被强奸”的事件我觉得很有趣。”

在多次报告后,这名员工告诉Kotaku,人力资源部鼓励她与骚扰者“谈谈”。她说:“我再也不能相信那个办公室里一个掌权的人了。”。

后来,当骚扰者因不明原因被“悄悄”放走时,消息人士称HR给了她一张200美元的Visa礼品卡“是为了给她添麻烦”,育碧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