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们因为工作室负责人的行为离开了Skullgirls开发商

工人们因为工作室负责人的行为离开了Skullgirls开发商

早在今年6月,就有两个人站出来与迈克·扎伊蒙特(Mike“Mike Z”Zaimont)分享他们的经历,他是一名长期从事格斗游戏的玩家,也是独立达令skullgirs的首席开发者,说他多次对他们发表不恰当的性评论。Skullgirls背后的工作室Lab Zero Games尚未解决这些指控,促使员工自行处理此事。

艺术制作人Brian“EU03”Jun昨天下午在Twitter上写道:“经过数周的努力,我决定辞去Lab Zero Games的工作。“当我看到别人的公司聊天记录时,我很震惊,这些记录是Mike Z把别人置于极不舒服的境地,并利用自己的权力地位贬低和控制员工。这是一种明显的系统性虐待和缺乏同情心的模式,而他自己拒绝接受反馈,没有表现出改变的意愿。”

声明继续叙述了在最近对扎伊蒙特的指控之后,零号实验室游戏的动态是如何在幕后进行的。据Jun说,LabZero董事会与其他员工合作,要求Zaimont辞去工作室唯一所有者的职务。扎伊蒙特开始与该公司谈判,但在他的“不切实际的高和潜在的非法”要求被拒绝后,解散了董事会,并承担了实验室零的完全控制权。

“虽然MikeZ认为自己的行为可能对公司最有利,但他显然直接反对员工的健康,”Jun继续说道。“他显然不想再和任何敏感的人谈判了。为了给我的朋友和同事做最好的事情,我将自己从实验室零游戏中解脱出来。”

Necrosoft游戏总监布兰登谢菲尔德(Brandon Sheffield)曾在Lab Zero Games最新发布的《不可分割》(Indivible)上撰文,他在Jun之后不久站出来分享了自己与Zaimont合作的经历,Zaimont将开发人员描绘成一个极其困难的老板。谢菲尔德解释说,扎伊蒙特是一个“你不得不踮着脚到处走”的人,因为他的态度很差。这些特征被“挟持”了,这取决于扎伊蒙特是否想研究它们。

谢菲尔德还说:“只有当你连续几天说服、争论或恳求他,让他在你的DMs里抱怨的同时,勉强地、悲哀地做这项工作,这件事才会完成。”。在之前的指控开始公开的同时,他最终离开了公司。

自从这些人站出来后,一些labzero的员工显然也离开了公司。资深艺术家杰西卡·艾伦(Jessica Allen)在回应琼的声明时宣布了自己的辞职,但没有直接点名Zaimont,创意总监玛丽尔·卡特赖特(Mariel Cartwright)也从推特(Twitter)的个人简历中删除了她与labzero的联系。

LabZero Games曾经是一个充满不可思议的艺术家和设计师的有前途的工作室。虽然Zaimont可能是公众,但Skullgirls背后的驱动力是不可分割的,就连他自己也无法打造游戏。工作室和游戏的未来目前还悬而未决Skullgirls应该在明年接受一个期待已久的角色,在这场最新一轮的争议之前,但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它都将没有工人的帮助,他们再也不能处理一个男人的屁事了。

扎伊蒙特没有回应科塔库的置评请求。

最新消息(08/24/20,美国东部时间下午4:19):卡特赖特和他的老艺术家乔纳森·金(Jonathan Kim)分别发表声明,确认他们将离开Lab Zero游戏。

卡特赖特写道:“我忍受了多年来对我的身体和衣服的性评论,不舒服的笑话,不受欢迎的拥抱。”。“当我告诉他我睡不着的时候,他曾经建议我手淫,还有一次建议我‘帮助’他满足他未得到满足的性需求。我确实试着和他谈谈2017年我是如何不舒服的,作为回报,他说我是个伪君子,并指责我的穿着。他说他不想接受性骚扰训练。如果我想保住我的工作,我觉得我必须处理好它。”

据几位员工透露,在扎伊蒙特100%入股之前,曾计划将LabZero改造成一家工人所有的公司,并持有股权。

有人说董事会从他那里偷走了公司?不。当你有董事会的时候,如果你搞砸了公司的形象或者违反了公司的政策,他们可以把你赶下台。仅仅因为你是公司的创始人并不意味着你拥有公司很大的股份或投票权。因此,当董事会意识到公司的最大利益受到威胁,而这种利益是销售游戏和赚钱时,就不是偷窃。只有当另一方是个该死的笨蛋的时候,公民对话才有意义。



Scroll to Top